首页 >> 移民内参 香港移民必读
香港司法制度的形成、演变与改革
文章来源:香港通    发布时间:2017-10-16 11:21:08    阅读量:3035

香港司法制度的形成、演变与改革,摘要:  到上世纪80年代,香港已形成包括最高法院、地方法院、裁判法院和特种法庭在内的不完整的审判体系。在回归前的过渡时期,香港开展司法本地化工作,着手组建终审法院。回归后,香港终审法院的设立和运作标志着完整的审判体系的形成,而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是香港新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香港司法制度进行改革的必要性尚未显现,但法院有的做法需要调整,如不聘请在职的外籍法官、裁判案件援用域外法时需要限定在基本法授权范围之内。

一、港英时期司法制度的形成

英国人主导的香港司法制度开始于1841年,总体上是移植英国的司法制度,内容较多,在此仅阐述其中的审判机构、司法人员、判例法和陪审团等制度。

(一)司法机构的逐步建立

1841年1月英军登陆香港,翌日举行升旗仪式宣布占领香港。英国驻华全权钦使兼商务总监查尔士˙义律在是年2月1日发布的公告规定,香港本地居民是英国女王的臣民,继续根据中国法律、风俗、惯例(各种拷打除外),在一个英国裁判官的控制下,由乡村长老管理。次日发布的义律公告规定,香港本地人及移居此地的中国人将按照中国法律和习惯管理,而英国人和外国人在港所犯所有罪行将适用当时存在于中国的刑事和海事司法管辖。香港于1841年4月设立裁判法院,其法律依据就是第一份义律公告,即《致香港中国居民的公告》,陆军上尉威廉˙凯恩被任命为香港首席裁判官。英国女王在1843年4月签署的《香港殖民地宪章》宣布香港作为一个“单独的殖民地”有权依法建立法院并具有完全的立法权。该宪章授权总督任命法官,以建立正当和公正的司法机构。宪章颁布不久,总督对裁判法庭的司法人员进行了重新任命,增加了助理裁判官。根据英国枢密院会议1843年1月通过的命令,在广东设立的刑事和海事法庭也迁到香港。

1844年的立法局颁布《建立香港最高法院条例》,把英国法制全面引入香港。同年据该条例设立了最高法院,此标志着香港正规司法机构的建立。最高法院的首席法官有“首席按察司”的中文称呼,法官称“按察司”。港英时期虽然有最高法院,但最高法院没有终审权,《建立香港最高法院条例》就规定,任何人对最高法院的裁判、判决、决议、宣判可以通过英国枢密院向女王陛下或其继任者提起上诉。1862年立法局法令废止首席裁判官和助理裁判官职位,并任命和限定2名治安裁判官的职位。该法令被1875年的立法局通过的《裁判官条例》废止,此条例为裁判法院的设立及行使职权提供了专门的法律依据。立法局又分别在1890年、1932年通过新的《裁判官条例》,1932年的《裁判官条例》效力至1997年。裁判法院是香港的治安法院,但在最高法院设立以前还兼行使民事司法管辖权。1953年立法局通过《地方法院条例》(1998年改名为《区域法院条例》),同年香港设立地方法院,具有刑事和民事司法管辖权,代替最高法院简易法庭,主要是初审法院,但也负责部分上诉案件的审理。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香港还设立劳资审裁处、土地审裁处、小额钱债审裁处、淫亵及不雅物品审查处和死因裁判法庭等特种法庭。到上世纪80年代,香港已形成包括最高法院、地方法院、裁判法院和特种法庭等司法机构。但港英时期香港本地的审判体系不是完整的,因为终审权在英国枢密院司法委员会,枢密院司法委员会就成为香港的终审法院。

(二)司法人员的任职规定

英国最初对于在香港建立司法机构的裁判官并没有法律专业的要求,有的裁判官就是军官。但自1843年来自英国的律师担任第一任死因裁判官为开端,其后有大量英国律师到香港任法官。其中,香港最高法院首任首席法官也是来自英国律师,并且是资深法学家。1953年的《地方法院条例》对地方法院法官的任职资格作出规定,要求在英格兰、苏格兰、北爱尔兰或联邦的其他地区或爱尔兰共和国的一个具有无限民事和刑事管辖权的法院有资格作为出庭代理人执业,并且在上述法院之一作为出庭代理人或律师执业不少于5年,或者在香港本地法律机构担任职务不少于5年。1975年的《最高法院条例》对法官资格作出规定,要求最高法院法官执业资历不少于10年。

根据1976年立法局通过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条例》,香港司法人员任命可分两种情况:一是由总督直接任命,包括裁判官(最早的裁判官由英国在华商务总监任命,第一任总督到任后,裁判官即由总督任命)、死因裁判官、审裁官和审裁人员以及地方法院的法官,还有最高法院的高级法官和临时法官。二是由总督受命任命,最高法院常任法官的任命就属于这一类。在开埠首三十多年间,香港的法官都为外籍人士担任。一直至1880年,伍廷芳成为第一位获司法机构聘用的华人。香港最高法院直到 1971 年才出现第一位华人法官,这就是李福善。1988 年杨铁梁担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他成为最早出任此职的华人。

(三)判例法的引入和创制

在普通法下,判例法是正式的法律渊源。《建立香港最高法院条例》把英国判例法引入香港,1966年的《英国法适用条例》对包括判例法在内的英国法适用问题作出规定。“香港实施的普通法和衡平法原则主要来源于英格兰和威尔士法院的判例,但与英国不同的是,英国适用普通法和衡平法是基于它们的‘自然效力’,而香港适用普通法和衡平法则是基于制定法的规定。1997年香港回归前,香港直接适用英国判例法,但只有英国上议院和枢密院司法委员会的判例才对香港具有拘束力。此外,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判例一般都予以尊重并采纳。在英国判例法的基础上,香港法院在司法实践中逐渐创制的本地判例法。香港于1905年开始将比较重要的判例收入《香港判例汇编》,作为普通法判例的补充。港英时期各级法院适用判例法的准则是“上诉庭的判决是其他所有法院都要依循的,但上诉庭不必遵从自己从前确有失误的判例;高等法院的判决,对地方法院、裁判司署有约束力,但是一位高等法院的法官并不一定要依循另一位高等法院法官的判决;地方法院和裁判司署,一般说,它们的判决无判例拘束力。

(四)英国陪审模式的移植

英王威廉四世在1833年12月会同议会颁布《在广东任命法庭的命令》,该命令规定实行由十二人组成的大陪审团制度。迁到香港的广东刑事和海事法庭在1844年3月的庭审就是由大陪审团作出裁决,港督任陪审团主席。此次陪审成员都是英国人,只到1858年,香港高等法院陪审团中才有一名华人——黄胜。1844年的《建立香港最高法院条例》对陪审作出规定。1845年8月,立法局通过《规范陪审员和陪审团条例》以专门立法的形式来规范陪审,主要内容是复制《建立香港最高法院条例》的相关规定。此后香港立法局颁布多部关于陪审的立法,其中《陪审团综合条例》(1887年)最为重要,综合了以前的有关陪审的立法,在1924年改称《陪审团条例》。对于陪审团的裁决,1844年、1845年的规定是采用一致同意的原则。1964年改为多数裁决,除了死刑需要一致同意外。陪审团如果不能达成一致或5人的多数同意,就要重新选任陪审团,对案件进行重新审理。

总之,英国把“包括普通法、衡平法和制定法在内的英国法律及其司法运作方式源源不断在香港加以适用……历经150年的发展变迁,香港的法制及其法律文化传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完全融入了普通法系的行列,成为带有东方特色的普通法通行的区域”。

关于香港移民的更多详情,欢迎咨询邦泓移民网 http://www.hkimmd.com/ 


香港移民总顾问微信二维码

咨询热线:400-070-8600



香港优才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