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移民内参 香港移民资讯
移民香港:来看看香港金融业的新机遇
文章来源:香港通    发布时间:2017-10-14 09:31:33    阅读量:1293

香港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等重大发展战略中发挥优势和作用。希望香港能够抓好这一机遇,从以前作中介为主,至发展成为高增值的金融中心,为国家发展尽绵薄之力。

香港除中介角色外还可担当“一带一路”第三方投资者

很多人认为“一带一路”对中国今后的经济发展而言非常重要。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一带一路”能够从供给侧来推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在2008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基本都是以印钞来拉动需求,但对於改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而言,这个办法用处不大。现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从供给侧来拉动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从某个角度来说,这將缩小全球的贫富悬殊,特別是国別之间的贫富悬殊,有利於促成一个较为稳定和平的世界。

从金融方面而言,“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需求量很大,可能每年要8万亿美元。目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能拿得出来的,大概也就1万亿美元,大部分资金都需要在市场上筹集。而香港作为亚洲时区中最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以及全球最重要的离岸人民幣中心,可以提供更多融资能力,包括公开市场、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无论是债券市场还是股票市场,流动性都很大,所以说,香港首先在融资方面能够出一份力。

香港的另一个优势是享有“一国两制”的制度安排。我从四十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中得知,国际金融活动中,较为国际投资者所信任的还是普通法。香港採用的恰是普通法,这是香港“一国两制”优势的一个体现。

此外,香港的金融监管体系相对成熟,更为国际投资者认可。在“一带一路”机遇中,除了方才提及的融资问题,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风险管理。在融资的时候,我们可以把一个项目分解为不同的风险。很多时候银行作为一个中介,也会把项目风险分拆成不同风险,包括这个项目本身的商业风险、利率风险、匯率风险,以及所谓的“政治风险”。

一般不同投资主体,无论是个人或是机构,都能承担一定程度的风险。而且在现代金融中,我们可以把不同的风险打成资產包卖出去。但是有一种风险是一般的商业投资者承担不了的,那就是政治风险,包括政变、革命、战爭等。但是我们国家既然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做了如此多的基础建设,假若能够在香港建立专门机构,或者以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保险公司等专门承保政治风险的话,就可以把投资项目的风险分拆成不同的风险包,利用市场把其他的风险卖给其他投资者,这样便有利於利用民间资本去补充原本需要由国家提供的风险资本。

值得指出的是,香港的金融企业和机构除了做中介的工作之外,还可以担任第三方投资者。与內地企业相比,香港的国际化歷史更悠久、经验更丰富,使得香港的投资者更被其他国家和地区信任。因为在他们看来,只要有香港的投资者参与其中,哪怕资金不多,仍能保证在营运的时候相对国际化,比较能够为当地的商界和政界接受。香港不应低估自己在第三方投资者方面的能力和重要性。

境外人民幣资產管理中心的角色蕴含大机遇

人民幣国际化同样也是香港金融业的一个重要机遇。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在金融领域,不少人才还是聚集在国外。所以,在人民幣国际化的同时,不需要急著把我们的资本帐完全放开。因为如果资本帐是自由兑换的话,我们就没有了防波堤。

我以前是做外匯交易的地区经理,我深知短期资金没有限制地进出会为国家经济带来多大危害。所以我一直认为,人民幣国际化是必然的,只是人民幣完全自由兑换的步伐还是要放缓。长期下来,我们便会有两个不同的人民幣资金池。一个是境內,一个是境外。而香港是人民幣最大的境外中心,因此我相信也將成为人民幣最大的境外资金池。可是,两个资金池该如何对接?这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有了沪港通、深港通和债券通,这些都是將两个资金池很好对接的解决方案。然而两个资金池不同的定价机制,无论是匯率还是利率,要如何对冲?如何进行风险管理?这些都需要香港进一步开发出不同的金融產品。

另外,如果利用人民幣的境外资金池作融资或者支付,人民幣国际化便可以加速。但是境外的人民幣该怎么样在体外循环?通俗讲就是拿著境外人民幣可以投资什么?香港需要进一步思考如何作为境外人民幣的资產管理中心,这其中蕴含著大机遇。

支持创新创意创业是香港金融的重要发展方向之一

香港金融业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发展方向,即更好地支持创新、创意和创业。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形势下,创新、创意跟创业是一股潮流,我们此时亦应思考现在的金融业能不能很好地支持创新、创意和创业。以前我在不同场合也说过,比较创新的企业不一定能够適应以前的资本市场主板要求,特別是香港资本市场的同股同权规定。坚持同股同权,对创新人才而言並不是一件好事。几年前阿里巴巴希望来港上市,但是后来种种原因没有成功。这是我们香港错失的好机遇中的一例。有人算过,全球十大IT企业中,有六家设立在美国,四家在中国。可是选择上市的地方,有九家选择了美国,只有一家在香港,那就是腾讯。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是不是我们错失了很多好机遇,把这部分市场拱手相让给美国了?

目前在諮询公眾是不是需要增加创新板或超创新板,是不是一定要同股同权,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我非常希望看见香港的公开市场能够改变同股同权规则,能够支持创新创业公司来港上市。

还有就是希望香港特区政府能够检討所有的法律条例,对妨碍创新的条款都进行修改。因为很多法律条例都是只適用於以前的工业时代,对当下发展创新创意创业而言未必有正向作用。政府如果能在拆墙鬆绑上面多做一点的话,就能鼓励创新、创意和创业了。

用生活模式聚集全球人才支持国家改革开放

聚集人才同样是香港能为国家作出的贡献之一。如果香港能够提供金融、管理或者第三方投资者方面的人才服务,那么定会有更多在“一带一路”沿线营运的企业希望把营运中心搬到香港。因为香港除了国际化、自由性和多方面的融资能力之外,良好的营商和居住环境同样是吸引国际人才的不二条件。

对很多国际人才而言,个人所得税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吸引力因素。在香港可能只需上交最高百分之十五的个人所得税,这比很多地方都优惠不少,香港因此更能吸引国际人才。

此外,我很高兴看见香港特区政府现在委任一个三十人的委员会,广泛地諮询公眾,探討香港土地房屋供应未来应该怎么走。因为香港的房价是人所皆知的全球最贵,累积19年的家庭平均收入,才有可能买入香港一个平均大小的公寓。香港用於居住的土地只佔7%,但是没有发展的土地有多大呢?66%。所以我们要跟公眾公开广泛地討论香港怎样去利用这些土地。因为如果香港地价太贵的话,绝对是不利於吸引全球人才。

与此同时,香港不仅仅可以利用制度方面的优势,而且可以利用生活模式去吸引国际人才。这也是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一个优势。

我们知道谷歌是美国一家创新公司,总部位於硅谷,但是40%的员工都不住在硅谷,而是住在旧金山。为什么他们寧愿每天从旧金山经歷著堵车到公司也不住在硅谷?因为他们很享受旧金山的生活模式。人才不光是为了跟同行交流,也希望跟其他优秀的人交流,而旧金山恰有这样的一个氛围。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香港就可以复制这样的作用,因为香港的生活模式很受国际人才欢迎。所以聚人才也是我们需要大力发展的方向,聚集的人才同时也可以为“一带一路”服务。因此,我也希望国家能够鼓励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把国际营运中心放在香港,就像外资进入中国时会选择把他们的投资总部设立在香港一样。这样香港就能继续让內地往外走,同时吸引国外投资到內地。

综上,希望香港金融界可以借助“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粤港澳大湾区等机遇,从以前作中介为主,至发展成为高增值的一个金融中心,为国家发展尽绵薄之力。

关于香港移民的更多详情,欢迎咨询邦泓移民网 http://www.hkimmd.com/ 


香港移民总顾问微信二维码

咨询热线:400-070-8600



香港优才计划"